忍者ブログ
夢は覚める、だから夢。
25 . Sept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1 . January
本文為戰爭趴簍本《戦争コンビはそんなに仲良しで大丈夫か?》試閱一。

※平行世界趴簍
※通常運轉靜雄
※美髮師臨也

可以的話請繼續!




說起池袋最強,大多數的人都會想到那位帶著墨鏡的酒保先生--雖然他老兄不幹酒保很久了。
平和島靜雄,基於業務內容及其個人特色,許多人這麼稱呼他:「奇蹟的討債專家」(絕不是恭維)、「池袋幹架人偶」、「自走人形公物破壞王」等等,族繁不及備載,有興趣的女士們歡迎上網搜尋「Shizu☆Love地下後援會」,網站中將會有更詳細的紀錄,在此便不再多做說明。

喔呀,最近倒是還有個值得一提的--……






         壞掉的
            
             
              







從出生至今二十四年來,平和島靜雄一直都是個和本名搭不上線的男人。倒也不是天生愛胡鬧什麼的,硬要說的話,只能說都是麻煩自動來找上他。如果單看外表,他甚至可以算上好孩子的類型,不會讓人覺得這人有哪裡特別。
但是不愛惹事不等於消極,大體來說靜雄不是被打了左臉還會讓人打右臉的人,如果有人來找碴,絕對全力奉陪。

請注意,是全力。

若要說靜雄與常人稍有不同的一點,每個人都會想到他無與倫比的怪力。假設他使出全力,大抵就是方圓一百公尺的街道公物都要說再見的程度。
也因此除了好面子的幫派小混混等閒雜人等以外,基本上是沒什麼人敢接近他的。


聽過變色龍嗎?那是一種會隨著環境轉變自身色彩,藉由融入大環境來保護自己的生物。
平和島靜雄則是利用不尋常的服裝及髮色,讓自己變得更顯眼的生物。
不為保護自己。






遇見折原臨也大約是高中的時候。那時對方在一家美髮店當小學徒,似乎沒有去上學。
學徒地位很低,被師父呼來喝去是常有的事。折原個子很小,偏偏天生長得一副自我意識濃厚的欠揍態度,被前輩們私底下刮個幾把更是家常便飯。

--不好歹試著反擊看看嗎?
放學路過個幾次碰到這情景,靜雄都有些困惑,卻也沒敢多問什麼。
偶爾剛好看見對方臉上帶點傷的在門口掃地,對方只是在視線剛好交接的那瞬間,對自己露出一個意味深遠的笑臉。
那笑臉看似就和普通人一樣,是禮貌性、招呼性的,但靜雄總覺得那眼神中總有點調侃的味道,甚至是帶了些優越的,彷彿什麼事情他都不看在眼裡。

此刻他終於隱約了解,有些人不反抗不是因為懦弱。


就因為這樣靜雄多注意了那個人一點。白淨清秀地,卻絕非柔弱。
拿個東西來形容,大概就是跳蚤吧。小,但是生命力頑強。看著那個人拼了命在擦櫥窗的玻璃,靜雄在心裡多下一個結論--還很會跳。
擦完玻璃的跳蚤注意到他的視線,又是一個嘲弄的笑臉。
切,笑屁啊。



就這樣無聲的交流幾個月後,終於某次靜雄忍不住內心熊熊燃燒的正義感,透過櫥窗看見某個跳蚤又被欺壓時,隨手拔起人家美髮店的招牌就招呼了過去,好死不死地打中師父的手,休養半年。
那時的靜雄還是個臉皮和心靈一樣脆弱的少年,有點內咎,那幾天經過美髮店的步伐都像個小媳婦一樣戰戰兢兢,就怕看到店裡人燒穿自己的眼神。
更甚地,或許是怕那人奇異的紅瞳對自己露出「多管閒事……」的無聲責罵。

只是始終沒有。
後來他才聽說,折原連帶遭殃被解雇了,東西收一收就不知去了哪裡。
諷刺的是,他也是到那時候才第一次知道對方的名字。

啊……原來,見不到了嗎。





那是青春的殘頁,歷時不到半年。或許有些失落有些後悔,但在那遲鈍的腦袋中還算不上什麼心理創傷。
只是靜雄漸漸開始更加疏離他人,開始讓自己越來越顯眼。
不為保護自己。

而是警示性質的,逆保護色。




那天注意到頭髮的金色開始褪了,靜雄有點煩躁地切了一聲。
對於他這種人來說,補染很麻煩。因為他的某些名聲,多數美髮店都不太願意讓他當座上客,就算是,也得透過鏡子看美髮師從頭到尾手抖得跟篩米一樣。
再怎麼神經大條的人也是會受傷的好唄。

只是儘管不願意,該做的還是要做。
刻意尋找和上次不同的美髮店,然後在一條巷內找到一家似乎沒開多久的店。

透過櫥窗一看,沒什麼客人。裝潢相當有條理,學徒看起來自顧自地忙著作其他事,沒人注意到靜雄。
注意到唯一那個閒閒地坐在待客沙發上看雜誌的人,靜雄一愣。

似乎感覺到視線,那人狐疑地抬起頭來。



在視線交錯的下一秒,對方的嘴角牽起了一個靜雄最熟悉的弧度。

(END)




後記:

某天折原臨也的店裡傳來這樣的爭執。
「真是的,這可是小靜難得可以造福人群的機會哦?這樣你還不願意?那就別浪費珍貴的資源了快咬破肚臍去死如何?」
「哈啊--?!你這傢伙倒是很伶牙俐齒嘛?臨-也-老-弟-喲--」
「多謝誇獎,什麼時候讓你有我很文靜的錯覺了?快放下那面無辜的鏡子,你該不會還想在我臉上多劃一道疤痕吧?我還沒要你對害我破相的事情負責哦?」
「…………嘖!額頭上的疤痕又不算什麼!」
「喔呀?不知道是誰喝醉酒以後抱著我痛哭說早知道當年就別衝動的呢?廢話少說了幹不幹?不幹就出去我還要做生意。」


此後一個月內,池袋的幹架人偶頂著一頭顯然是染壞的螢光粉紅色頭髮,把每個膽敢噗哧一聲笑出來的人一把揍到天邊去。
除了第一個指著他笑到倒地不起某美髮師。

(TRUE END)



真.後記:
靈感來源有點髒髒所以……我打算放到本子裡再說。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時計
プロフィール
HN:
茨木玄
年齢:
27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0/07/04
自己紹介:

個人社團「Human☆Holic」。(BANNER感謝沙夜打打熱情提供!)

雖然知道我是誰的人都會知道,
不過基於參加同人活動的名字是茨木玄,
所以在這裡還請別太張揚我平時用的名字比較好。
約好了哦!

好惡分明的蟹子一隻。
大多時候都是個好人,請小心拍打餵食。
得了三分鐘熱度的病請小心傳染(勾帶
因為燃燒時間不長所以絕對猛烈。

甘黨。
モノクローム髮色+紅眼是永遠抗拒不能的菜。

--------------

主張:

《デュラララ!!》靜雄X臨也
《MAGI》辛巴達X賈法爾
《UNLIGHT》阿貝爾X傑多

Original:
Meteora - 林檎
Dragon Nest - 沐蒼、汜漪

--------------

聯絡信箱:
ibarakigen☂gmail.com
請自行把小雨傘改成半形小老鼠XDDD

--------------

暨刊
(資訊請點文章分類「同人情報」)

已完售
*奈倉推廣合本《教えて!奈倉先生!》執筆兼主催 
*靜臨個人本《戦争コンビはそんなに仲良しで大丈夫か?》
*貝傑個人本《旁觀者》

有庫存
*天師執位合本《Feux Follets.上》執筆
*貝傑個人本《真夏之雪》
*貝傑合本《某個連隊的小惡魔》
工商服務


折原臨也を(ボコったり泣かせたりして)苛め隊
愛他就是要欺負他(才不是)

最新コメント
[07/14 佳]
[03/08 阿音]
[02/19 阿音]
[02/18 至高無上偉大萬能的責編粧衣太太]
[01/30 棗子]
PLURK
ブログ内検索
カウンター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