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は覚める、だから夢。
12 . Decembe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1 . August
本文為天師執位合本《Feux Follets》試閱二。
第一章執筆:茨木玄










第一章

  夏季一到,校園中反而隨處可見細心打扮的男男女女,活力四射的模樣像是在向滾滾熱浪對立似的,年輕學子們炫耀著自己正要大放光彩的人生。
  長廊上,兩名約為大學生年紀的時髦女孩結束了今天的課程,一邊閒聊著一邊計劃著剩餘的時間要做些什麼。

  「所以說啊,妳到底要不要一起來?」留著一頭漂亮長捲髮的女孩嘟起粧點著粉色唇蜜的嘴唇問道。修剪保養良好,塗著寇丹的長指甲抓住好友的肩膀。「陪人家去逛逛嘛,最近又出新色了。」
  同樣亮眼的女孩甩了甩皮製大背包,華麗的指尖撥弄自己挑染的短髮,輕輕一扣,男人看了會搖頭興嘆的高高楔型鞋發出脆響。「指甲油上次才買過,我現在比較想要香水耶……」
  「也不是不行啦,可是香水我比較不熟,妳想要哪一種?」
  長捲髮女孩露出困惑的表情,她的朋友無奈地回應:「我只擦CK啦,聽說最近又出對香了。我聞過那個味道喔,夏季限定版的味道有點像淡淡的水果冰茶,男生一擦就……」說著說著,她雙頰微紅,偏頭看向別處。

  「又想到妳男朋友啦?」長捲髮女孩捏捏好友的臉,露出調侃的笑容:「聽說談戀愛的人智商會打折,看來是真的,看看妳這花癡樣。」
  「妳才花癡!是真的很好聞啦||……」短髮女孩拍開扯著自己臉頰的手,不滿地辯解。忽地鼻腔湧入一股熟悉的柑橘香味,她有些遲疑地嗅了嗅,確定正是自己剛才提到的香水,興奮得抓住好友連聲問道:「啊、就是這個味道!妳聞到了沒有…怎麼了?」
  但長捲髮女孩只是彷彿看到外星人一樣,訝異地望著她的背後,毫無分神搭理她的餘裕。

  那股淡如細絲的清爽果香像被加熱似地漸漸濃了一些,短髮女孩正想著怎麼回事,香味的主人已然來到她們身邊。
  來者是個青年,穿著簡單的T恤和短袖襯衫,看起來就像一般的路人一樣,俊秀的臉上堆著讓人很有好感的笑容,客客氣氣地開口問她們:「打擾了,兩位小姐,請問一下……」
  隨著青年微微傾身的動作,CK夏日限定版香水以經進入淡淡中調氣息的香氣,若有似無地撫過兩人的鼻尖。剛才一直嚷著想買香水的女孩,在心裡偷偷訝異於這樣一個青年竟然有能耐買到這支國內罕見的貨品,一邊將這份香氣與青年清爽的氣息做了聯想,心情大好的她開口時的語氣少了戒心,多了一絲熱絡。
  「||是的,怎麼了嗎?」

  「不好意思,貴校真是名不虛傳,景色優美得讓我看著看著就不知不覺迷路了||這裡真的好大啊,請問妳們知道音樂學院大樓該怎麼走嗎?」
  接過青年遞來的平面簡圖,兩名女孩熱心地在上面比劃解說,直到青年道謝離去,笑容一直沒從臉上消退過。
  以目光追著那股細細香氣遠去的方向,長捲髮女孩喃喃開口道:「我決定了,這次我要開香水團!」
  「咦?」指甲油就這樣被拋棄了嗎?
  「因為感覺不錯啊。」
  「||嗯,說得也是。」

  離開了兩個女大生後,根據她們所指引的方向,青年踏上一條斜坡,順路沿著山坡向上爬升。一路上幾乎沒有建築物或屋頂供人遮陽,樹蔭也只能做到最低限度的遮蔽,大把大把的陽光還是穿過樹葉往地上直射,柏油路面散發出一股股熱氣,和太陽的熱能一同將夾在中間的人蒸得直冒汗。
  「老大,我們到了沒啊?悶在裡面一直聞到水果香害我好想喝酒……」一隻白色小蝙蝠小心翼翼地從青年的襯衫裡探出頭來,小爪子攀著青年的胸口正要碎碎念,便被青年壓回衣服裡。
  小蝙蝠再次探頭出來抗議:「老大,這麼熱的天氣這樣是虐待動物!」
  「你想做為一隻會說話的蝙蝠被圍觀的話,我倒是很樂意幫你賣門票。」
  被一句話堵住,小蝙蝠很鬱悶地鑽回口袋裡啃爪子。聽他家老大的口氣就知道他絕對不是在開玩笑,如果以上情節成真的話……小蝙蝠還不想在大太陽下當街頭藝人,更不想供人賞玩,還是安分點好了。

  比起身邊幾個趕著上下一堂課的學生,青年走路的速度幾乎可以算是在散步了,儘管如此,進入音樂學院大樓的陰影下時,青年還是滿身大汗地在大樓入口的階梯邊一屁股坐下來。
  出乎意料地累,青年拉著襯衫領口邊搧風邊喃喃自語。
  剛才聽女大生們好意提醒說音樂學院在山上時就有心理準備,但沒想到體力的消耗超乎自己的想像,應該是被烈日高溫曝曬加速了體力的流失吧。

  「老大你的體力是不是衰退了啊?這樣上了年紀以後會很辛苦耶,要多多鍛鍊。」礙於周遭還有幾個進出大樓的人,羿小小聲地巴結著,只得到青年拋來一個殺傷力十足的白眼,小蝙蝠用小翅膀摸摸鼻子,很識時務地從百寶袋裡掏出零錢,趁著沒人經過的時候蹭到大樓裡的販賣機買了兩罐冰飲。
  張玄一邊靠坐在大樓階梯邊的陰影裡,一邊喝著水果氣泡飲,心裡嘀咕著,早知道開招財貓新買的越野吉普車上來了。要不是以私家偵探來說實在太高調,現在也不會把自己熱得跟個發酵的柳丁一樣,想到這裡他就覺得應該要叫一大早就不見人影的聶行風付出一些心靈賠償||所謂「一些」的單位算法當然是張玄式度量衡決定。
  無視於這分明讓遠在某處的聶行風躺著也中槍,他愉快地計算著今天工作結束後,該跟招財貓怎麼算這筆莫須有帳,一面悄悄集中精神,觀察四周的地型。

  前些天,張玄名義上的頂頭上司左天,「不小心」在朋友面前吹噓說他的事務所不只幫抓猴,抓鬼也涵蓋在業務範圍內。於是這兩天對方就找上門來,希望左天替自己的學校查清幽靈出沒的傳聞,左天拉不下臉拒絕,這份差事便理所當然地落到張玄頭上。
  這天早上張玄本來是要和委託人碰面的,但抵達校門口時,卻接到對方臨時有會議要開的通知,請張玄先到校園裡逛逛。張玄想,那麼先探個究竟,對地形有個了解也好,便悠悠哉哉地四處閒晃,一個早上下來,倒是把大半個學校都踏遍了。

  這是一所依山而建的學校,校地佔了半座山頭,範圍直到山腳外百餘公頃。早期以位於山地上的音樂及美術學院起家,逐漸擴張至現今的規模,目前以音樂、商科及外國語文學系聞名,另設有國高中部,校外附近則是作為文教區所開闢的住宅區,整體環境可謂靜謐。
  ||不過對於正值衝動年華的學生們來說可能悶了點,正所謂好山好水好無聊。
  嘖嘖,不知道經營這個學校一年要花上多少錢。張玄摸摸下巴,站在整個校區地勢最高的地方眺望,在心底粗略評估著。
  風水,前有望後有靠,環山抱水和氣生財,沒問題。
  地氣嘛||……

  喀登一聲,背後傳來了聲響。只一聲就沒了,不像是學生經過時發出的聲音。
  回過頭去,來時路的坡道,樓前的花圃,通入大樓的灰白色台階,直至內裡的穿堂空無一人。
  「老大……好像有東西,是不是那個幽靈啊?」
  羿的聲音聽起來很緊張。張玄順著小蝙蝠爪子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有些不以為然,「你自己都是妖怪了,怕什麼幽靈?」
  「妖怪跟鬼還是不一樣啊……」
  張玄從眺望的地方走回大樓前,門內的暗處閃過一絲黑影,當然也被張玄的眼角機警接收。
  果然,這裡浮動的氣不是錯覺。

  「羿,符水借下。」聽見張玄的吩咐,羿不敢怠慢,小爪子伸進百寶袋摸啊摸,摸出一個噴霧器遞給張玄。這是張玄有一陣子閒著沒事,抱著好玩的心態發明的,據說噴在地上,不屬於世間之物經過時便會留下痕跡。後來一直沒機會用,小蝙蝠覺得好玩就拿走了,沒想到在這裡派上用場。
  雖然因為沒有實際測試過,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果,不過聊勝於無。
  張玄走進音樂學院,盡可能不被注意地沿著走廊噴符水,好在剛打過上課鐘聲,大部分學生應該已經進入教室,才能讓他順利達成目的。
  從烈陽下進入大樓,陣陣涼氣不住襲來,張玄不由得磨擦了一下手臂,連小蝙蝠也小聲地說有點冷。

  那並不只是因為建築物遮蔽了陽光所造成的陰涼。
  這所學校由於佔盡地利得以發展,此刻卻被一股陰氣所籠罩。雖說只要是學校,難免會有幾個特別陰的場所,尤其歷史越是悠久好兄弟也越多,但是再怎麼樣也不應該像現在這樣,整所學校都瀰漫著淡淡陰氣。而音樂學院的陰氣又是最濃的地方,大部分的陰氣全積在這裡,就算它是最古老的大樓也令人倍感可疑。
  不過那又不全然只是陰氣,張玄總覺得這股陰氣裡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氣氛,讓他有些在意。
  照這情況看來,他有些擔心這次的事情會像陰氣的分佈一樣不單純。
  「我們哪次碰到的靈異事件是單純的啊?」小蝙蝠歪著腦袋很中肯地問。
  那倒是,自從遇到那隻鐵齒招財貓以後,他似乎就再也沒和單純或很好解決的靈異事件扯上關係過了。
  但一切都因為有聶行風的存在而變得值得,相信就算讓他重新選一次,他還是會走上同一條路。
  「老大你笑得好噁心,要不要照下鏡子?」
  「Shut up!」

  張玄和羿沒注意到,陰影中有對眼珠一直盯著他們,就在兩人稍有放鬆的瞬間,黑影倏地朝張玄衝撞上去。張玄手腕一個吃痛,手中的噴霧器不慎被搶走,黑影得手,瞬間消失在轉角。
  一串動作流暢得令人咋舌,自己的東西被搶走了,小蝙蝠很不滿地轉頭問張玄:
  「老大,追不追啊?」
  「有實體,而且這種會搶了東西就跑的東西不可能是幽靈……」張玄考慮到一半,小蝙蝠已經在空中翻滾一圈,化成一名銀髮少年。這模樣比較有利於追逐,小蝙蝠顯然很有幹勁。「知道了,先追吧。」

  兩人順著黑影逃跑的方向奔去,跑進中庭的黑影在陽光下顯現了真面目,是種習慣寄生在古老房屋的小妖怪,基本上不會危害人類,但就是喜歡惡作劇。
  小妖怪對自己居住的地方當然非常熟悉,鑽來鑽去的溜得飛快,總在羿和張玄即將抓到他的時候又溜進教室,再從另一邊的窗戶逃之夭夭。
  一般人看不到小妖怪,他能隨心所欲地逃逸,甚至連爬牆跳到轉角對面都辦得到;反觀張玄和羿礙於教室裡有人在上課,自己太過顯眼不能全速奔跑或者使用法術,當然更不可能辦到小妖怪高難度的逃脫手法,一時之間,兩個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法力和身分都不低的人,反倒被小妖怪耍得整棟樓亂轉。
  好不容易,張玄和羿在樓梯轉角上包抄到小妖怪,小妖怪緊張地看看位於下方的羿,再看看正從上面往下走的張玄,不知如何是好。

  「很會跑嘛,看你這次還怎麼逃?」從一早就不斷在消耗體力的張玄著實累了,小妖怪看見他陰惻惻的笑臉嚇得直冒汗,突然扭頭望向一旁的窗口,似是在斟酌什麼。
  張玄狐疑,視線隨著小妖怪移過去,嘴裡嘀咕著:「難不成要跳下去?」
  剛才上上下下追趕跑跳碰,還真搞不清楚他們現在到底在幾樓,起碼也有四五層樓高吧,跳下去應該不可能||
  但是小妖怪真的在張玄眼前跳了下去。
  「真的假的?叫他跳就跳?」
  羿搖搖頭,無限同情地建議:「老大,我看你下次還是不要多嘴比較好噢。」
  被奚落,張玄從傻眼的狀態恢復,瞪了羿一眼,「你先追,我隨後到。」他不能跟著跳下去,雖然摔不死,但就是因為這樣,如果被看到就不是鬧著玩的了。

  羿應聲變回蝙蝠的模樣,拍著翅膀飛了下去,小妖怪一溜煙地竄過中庭,兩隻一前一後消失在中庭另一邊。張玄也趕緊下了樓梯,朝著兩隻離開的方向追趕過去。
  音樂學院的中庭與另一棟大樓前面的廣場互通,張玄來得慢,小妖怪和羿都已經不知道拐到什麼地方去了。
  他一邊跑著,一邊四處張望尋找小妖怪的蹤影。此時一群人從入口轉出來,等張玄注意到時已經剎車不及,一頭撞上走在最前頭的一人。

  「……張玄?」雖然被後座力震得有些眼花,但扶住他免於栽倒的人的聲音,張玄是絕不可能認錯的。
  「董……大哥?」面前確實是不知為何會在這出現的聶行風。張玄看見他背後還有好些人,眼珠一轉,很識相地把脫口而出的董事長改成了大哥。
  聽見那聲大哥,聶行風揚了揚眉,想起某些算是頗愉快的回憶讓他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怎麼還在這裡?不是讓你先回家去?」
  「想說去散個步,小白突然就跑不見了,我還在找牠啊。」張玄一攤雙手,滿臉無奈。
  「小白很聰明的,過一會就會自己出現了,不用擔心。」聶行風失笑,如果是家裡那隻小白,要他走失還真有點困難。

  想到還有人在等他,聶行風回過身向站在他背後的數人介紹,「失禮了,這是張玄,我表弟。」
  「各位好,大哥承蒙各位照顧了。」
  穿著正式的人們應該是教授或行政人員,除了在張玄的意外闖入時稍顯驚訝以外,之後便耐心等候聶行風處理,並沒因為聶行風的失陪而面露不快,足見教育及涵養不錯。為了保密,偵探和天師的身分都不能曝露,沒辦法將名片發出去。張玄一邊打招呼一邊暗嘆可惜,浪費一個好機會。

  其中一名顯然是最受尊崇的年長者代替所有人回應張玄:「您太客氣了,張先生,我們今天才是獲益良多。聶先生正要和我們去餐敘,不突兀的話您也一起來如何?」
  「呃…心領了,不好意思,我還在找寵物。」
  「這樣嗎?那就不勉強了。那麼聶先生接下來?」年長者溫和地點點頭,轉向聶行風詢問他的意願。
  「教授您們先去,我和表弟談些事情,稍後過去。」
  聞言,老教授頷了頷首,帶著其他人先行離去。

  等一行人離開一段距離後,聶行風拉著張玄轉到少有人經過的建築物背面去,無奈地苦笑:
  「真有你的,張玄。董大哥?我不知道我還改了姓。」
  「沒問題,下次讓你改姓張以前我會記得提醒你,」張玄痞痞地表示:「就知道讓你配合我不會有問題。話說回來,你怎麼在這?」
  彼此的默契被稱讚,聶行風很難掩飾心情良好。「出門前我說過有商學院邀我去演講,你忘了?」
  「大概忘了,」張玄不太好意思地抓抓頭:「我怎麼知道這麼剛好,工作地點會在同一間學校。」

  「確實很巧。」說著,聶行風俯下身,在張玄肩頸附近一嗅:「上次買的香水?這味道會不會太明顯?」
  「是拜這該死的鬼天氣之賜啦,燻得活像是我被柳橙汁打翻在頭上一樣。」張玄咕噥,抬起手臂東聞西聞,皺起眉頭,「味道好像真的有點重。」
  太過生動的形容讓聶行風莞爾,張玄在身上聞來聞去的動作在聶行風眼裡有點可愛。「無所謂,這樣我也喜歡,只是怕你招蜂引蝶。」心念一動,聶行風的手很自動的環上張玄腰際,收緊。
  「我只要招引你就夠啦。」小神棍偶爾也會說好聽話,張玄靜靜靠在他身上的模樣看起來難得的安份,只是臉上掛著的笑臉立馬破壞了聶行風心底湧升的溫柔。「我招你,然後你替我招財。」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張玄……」聶行風正想說話,便瞥見一隻抱著某樣物品的小妖怪從張玄腳邊啪搭啪搭地跑過,才在思考那是什麼時,張玄也看見了那讓他好找的小妖怪,急吼:「董事長!別讓他跑了!」
  「呃?」被張玄的吼聲懾住,聶行風反射性地抬腳踏住那隻倒楣的小妖怪。小妖怪哀嚎一聲,被聶行風的腳踩住動彈不得,手中抱著的噴霧器飛得老遠,在地上骨碌碌地滾了幾圈。

  「哇賽!董事長好帥,原來還有這一招。」慢半拍的小蝙蝠追來正好看見聶行風踩住小妖怪的一幕,忍不住崇拜地掌聲鼓勵,「神來一腳!」
  「羿,我想,你,就,還是,閉嘴吧。」談情說愛被打斷,本來還想多捉弄招財貓一下看他被氣得面癱的樣子,這下沒影了。張玄沒好氣地蹲下身,把小妖怪從聶行風腳下揪出來,「接下來……我有點問題想問問你。」

  接觸到張玄的視線,小妖怪嚇得差點沒哭出來。「對不起!對不起!求求大人手下留情!不要殺我!」
  小蝙蝠撿回自己的噴霧器,東西被搶走的仇恨來得快去得也快,對小妖怪很是同情,友善地說:「你不用擔心,我們老大很有職業道德,不會隨便殺人啦。」拐騙威脅恐嚇奴隸式神就會了。
  「真的嗎?那他會不會趕我們走?」
  「應該不會吧。老大又不是受託來趕走你們的,他才不做這種小家子氣的事。」應該說,老大他不做白工。

  「是喔,我還以為是最近事情鬧太大,他們才找法師來抓那個幽靈,我們都好怕被連累耶,沒有要趕我們走就好。」小妖怪非常感慨地晃晃腦袋,「最近老房子好難找了。」
  張玄正想問他關於幽靈的傳聞,聽他主動提起,連忙追問。「你知道這裡有幽靈?」
  「知道啊,他在我們這些住在這裡的人之間很有名耶。」
  「可不可以告訴我關於幽靈的事?」
  「可以是可以啦……」雖然知道張玄不會殺人,小妖怪對天師還是有點敬畏,「可是,那個幽靈他都沒有做壞事,你不要收伏他好不好?」
  張玄覺得很為難,如果查出來的事實就是這所學校有幽靈出沒,委託人大概會要求他將幽靈解決掉吧。「我看情況,可能送他去輪迴。可以吧?」

  「投胎喔?投胎也好啦,不然一直徘徊也挺可憐的。」得到張玄的首肯,小妖怪點點頭,把自己所知的事情全盤托出:「那個幽靈出現沒有很久,大概就這一年不到的事情而已。一開始很少出沒,而且形體也不明顯,不過慢慢就越來越有影像的感覺,最近看到他的人都說已經看得出大概是個男孩子了,而且也越來越常出現了喔。」
  「男孩子?」
  「對啊,年紀不小但是也不大,我們都覺得他看起來很像是這所學校的學生。而且因為常常聽到他出現的地方有鋼琴聲,可是又不會有學生在半夜練琴,所以我們猜應該是他。」

  半夜彈琴的學生幽靈,聽起來像是每個學校都會有的傳說,並不特別,威脅性也不大。但為了保險起見,張玄還是問小妖怪:「你知道他常在哪裡出現嗎?能不能帶我們去看看?」
  「好啊,反正也很近。」小妖怪很爽氣。

  於是五分鐘後,張玄一行人又回到音樂學院。
  這時剛打過下課鐘,走動的學生變多了,羿只好躲回張玄口袋裡,小妖怪仗著沒人看得見,大大方方地在前頭領路,放著張玄和聶行風兩個人受盡學生的注目禮。
  小妖怪帶他們順著樓梯不斷往上爬,聶行風有些困惑地想著還要爬多久,樓梯已到盡頭,小妖怪才向旁邊轉出去。
  頂樓嗎,大概有十層樓左右。這麼高的高度不知為何沒有設立電梯,或許是有意順便訓練學生的肺活量也不一定。
  「到了,就這裡。」小妖怪指著一扇門,門牌上標著特別練琴室,從門上的玻璃窗可以探看到室內擺著一架三角鋼琴。頂樓幾乎都是像這樣的練習室,但能看出內部擺放的樂器多少有等級上的差異,越好的樂器數量也越少。而小妖怪所指的這間,顯然是最優秀的學生才能進入的。

  張玄轉了轉門把,門理所當然是鎖著的。小妖怪見狀在某個角落用力一踢,門竟然應聲而開。
  這是什麼妖術……不,為什麼堂堂一所音樂名校,它的練琴室的門竟然能用處理一般舊家電的手法對付?
  接收到張玄和聶行風無言的視線,小妖怪摸摸頭:「我以為你們想進去嘛……我們是都這樣開門的。放心啦,踢的力氣和角度都很微妙的,不是每個人都打得開的噢。」
  聶行風搖搖頭,門這麼簡單就開還得了,幸虧沒人知道,否則這麼名貴的鋼琴遲早會被偷走。

  反正門都開了,不進白不進。張玄步入室內,張望著。練習室相當空曠,除了鋼琴和鋼琴椅,以及一張桌子以外就沒別的了,應該是為了讓鋼琴的聲音能得到最大限度的釋放,不被其他物體所阻擾。
  「……那個學生,彈得怎麼樣?」張玄想,該不會是生前遲遲無法進入這間琴室,死後才會對這裡產生執念吧?
  「超好的噢,就像他跟這架鋼琴很熟一樣,很自然。」
  「很自然?」和猜想的不同,張玄有些訝異地挑挑眉。伸手掀開琴蓋,按下幾個琴鍵,清脆的聲響反映出鋼琴本身的優秀和彈者的拙劣。

  「你在幹什麼!」背後突然傳來喝斥聲,一名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年站在門口,看起來是只比他們晚了幾步到的學生。
  張玄擅自碰琴顯然讓他很生氣,少年一把推開擋在門口的聶行風,氣急敗壞地踏入室內,「這間練習室只有特別培訓生才能進入,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擅自進來?還有不要亂碰這架琴,壞了你賠不起!」
  被發現擅入練習室,張玄起初還有些心虛,但被人指著鼻頭咄咄逼問,又看見聶行風被無禮推開,眼底不由得浮起一層薄薄的怒氣。聶行風看他瞇起眼睛,知道他心裡不悅,正待上前勸解兩人,一道男聲加了進來:「這裡發生什麼事?」
  少年看向門口,欣喜地喊了聲:「方老師!」

  一名男子拿著樂譜站在門口,可能是正要幫少年上課的指導教授。年紀不算大,眉宇俊秀中略帶冷淡,透著一股世家子弟特有的傲氣。
  聶行風打量著男子,總覺對他有些印象。聽少年稱呼他方老師,這才想起:聶氏的文教基金贊助過不少新秀音樂家,眼前這位方樹澧也曾經是其中一位。由於他的才華洋溢,有一陣子爺爺常常提起,後來他成功步入樂界不需企業幫助後便少有連絡了,原來現在在這所學校擔任教職,也算是仕途順利。

  「宇灼,怎麼回事?」
  「這兩個人不知道怎麼進來的,還亂碰鋼琴。」被稱為宇灼的少年氣憤難平,立刻向他的教授告狀,方樹澧聞言果然皺起眉頭,有禮但口氣強硬地問張玄:「請問你們有得到許可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得請你們立刻出去。」
  「方教授,不好意思,我們路過時發現門沒有鎖好,才想說看看而已,沒有惡意。」聶行風趕在張玄發作前開口,成功把方樹澧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方樹澧打量一會聶行風,一愣。
  「聶先生?您怎麼在這裡?」
  「好久不見,幸好您還記得我。」聶行風慶幸地笑笑,「真的只是誤會,希望您別介意。」

  見到認識的人,方樹澧臉色稍霽:「原來是您。這間琴房收藏著敝校最重要的琴,我怕出差錯,才會這麼失禮,實在不好意思。」
  「不不,這是應該的,我們才應該說抱歉。」
  「您看起來氣色不錯,真是太好了。」
  「托福托福。方先生最近過得還好嗎?」
  上流人士的寒暄向來又臭又長,張玄不想攪和進去,抱著手臂站在一旁聽兩個優雅紳士不及不徐地交談。
  倒是有個人看起來不怎麼優雅。張玄沒有忽略站在方教授身邊的少年,他看起來有些緊張,不住偷看門口,數次好像想打斷兩人的對話,卻又作罷不敢開口。

  「張先生,終於找到您了,學院長有請……怎麼這麼多人?」
  門口又傳來聲音,這次打岔的是一名女子。雖然電話中和實際的聲音會有差異,張玄還是聽出她正是他與這次委託人的中間聯絡人。張玄摸出手機一看,數通未接來電,看來是連絡不到自己,才會出來找的吧,只是不知道她怎麼會找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
  女子又黑又直的長髮披在背上,鐵灰色的套裝將她的身型襯托得更加修長,給人一種神祕不可侵犯的印象,她的目光在室內轉了一圈,最後落在宇灼身上:「鄭宇灼,我應該提醒過你很多次,你還沒有資格使用這間琴室。如果傳到學院長那裡,不管你程度多好都要有受罰的心理準備。」

  被她精明嚴厲的眼神一瞪,方才氣勢洶洶的少年瞬間吱都不敢吱一聲,畏懼地低下了頭。方樹澧立刻往前踏了一步,大有維護學生的意味:「我想不到除了您去報告以外,還有什麼可能會讓學院長知道這件事,盧教授。」
  「就算是我好了,那又怎麼樣?」
  「不怎麼樣,但是您也沒必要這麼墨守成規,宇灼資質確實不錯,再過一年說不定就有這份資格。」
  「那也是到時候的事,我按規矩辦事應該輪不到您來說嘴。」
  兩名男女針鋒相對到一半,似乎是發覺有失為人師表的模範,雙雙道聲失陪退出琴室,不久便從走廊另一端傳來兩人爭執的聲響。

  張玄和聶行風交換一下神色,都覺得這兩名的爭吵的理由不只有表面這麼簡單,看起來就是私仇嚴重。
  「那位盧教授和方教授,好像相處得不是很融洽。」聶行風望向在場唯一一個可能了解兩人關係的鄭宇灼。看在對方是方樹澧認識的人,鄭宇灼還算是老實地回答:
  「……他們現在在搶下一任系主任的位子,感情怎麼可能還會好。」
  鄭宇灼的話中顯然十分失落,垂頭喪氣的模樣引起張玄的注意:「聽起來他們關係曾經不錯。」

  「……」不知是對張玄亂碰琴的事還耿耿於懷,或者這個問題的答案難以啟齒,鄭宇灼低著頭默然不語。
  這個反應不意外,張玄無所謂,反正這幾個人感情好壞也不關他的事,不想說就算了。
  「以前……」過了一會,低低的聲音從少年口中傳出來。
  「嗯?」

  少年的臉孔因為回想起某些回憶而痛苦地扭曲著,好半晌才艱難地說道:「孟紅老師和方老師以前一直是好朋友的,但是自從三年前……方老師就變得怪怪的,再後來,連孟紅老師也變得很暴躁,他們越吵越兇,到現在……我已經快受不了了,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語畢,少年攥緊雙拳,咬住下唇,似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再搭理他們。聶行風感到有點莫名其妙,看向張玄,後者只是朝他聳聳肩,示意他讓鄭宇灼冷靜一下,還用唇語對她說:「沒關係啦,反正學音樂的人脾氣都怪怪的。」

  不知道該不該同意。
  聶行風吁了口氣,忽地想起那小妖怪的存在,那小妖怪已經趁亂不知跑去哪裡了。聶行風百般聊賴地盯著被他踢過的門腳,思索著該不該提醒校方這道門的問題。
  那些小妖怪應該不會對鋼琴造成損壞吧……

  「張先生,抱歉久等了,請跟我來。」
  三個人都不講話,氣氛很尷尬,老天很好心地沒讓這個狀況持續太久。走廊傳來兩人份的腳步聲,不一會,出去溝通的方樹澧和盧孟紅再次出現在門口。
  剛經過一場爭吵,盧孟紅儘管極力掩飾還是看得出來她的心情很差,開口請張玄隨她去見學院長時,口吻中對於方樹澧的怒氣更是尚未平息。
  反正怒氣不是針對自己,就算是,小神棍也不會放在心上,原則上他不和錢過不去。
  他望向唯一一個能打破自己原則的人:「我要去和委託人談事情了,董事長你呢?」
  「那我也該去餐敘了,讓教授他們等太久有失禮儀。」
  「好,那就回頭見。」張玄搔搔後頸,垮下一張臉:「真好,我的午飯不知道何時才吃得到。」

  另一邊,鄭宇灼也在方樹澧的呼喚下準備離開琴室,在他經過身邊時,張玄狀似隨意地問道:「你好像常常違反規定跑來這裡,你不知道這裡鬧鬼?」
  鄭宇灼正要踏出門的腳步一滯,陰沉地輕聲反駁。



  「……那才不是鬧鬼||一定只是,學長他回來了而已……」
PR
NAME
TITLE
TEXT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時計
プロフィール
HN:
茨木玄
年齢:
27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0/07/04
自己紹介:

個人社團「Human☆Holic」。(BANNER感謝沙夜打打熱情提供!)

雖然知道我是誰的人都會知道,
不過基於參加同人活動的名字是茨木玄,
所以在這裡還請別太張揚我平時用的名字比較好。
約好了哦!

好惡分明的蟹子一隻。
大多時候都是個好人,請小心拍打餵食。
得了三分鐘熱度的病請小心傳染(勾帶
因為燃燒時間不長所以絕對猛烈。

甘黨。
モノクローム髮色+紅眼是永遠抗拒不能的菜。

--------------

主張:

《デュラララ!!》靜雄X臨也
《MAGI》辛巴達X賈法爾
《UNLIGHT》阿貝爾X傑多

Original:
Meteora - 林檎
Dragon Nest - 沐蒼、汜漪

--------------

聯絡信箱:
ibarakigen☂gmail.com
請自行把小雨傘改成半形小老鼠XDDD

--------------

暨刊
(資訊請點文章分類「同人情報」)

已完售
*奈倉推廣合本《教えて!奈倉先生!》執筆兼主催 
*靜臨個人本《戦争コンビはそんなに仲良しで大丈夫か?》
*貝傑個人本《旁觀者》

有庫存
*天師執位合本《Feux Follets.上》執筆
*貝傑個人本《真夏之雪》
*貝傑合本《某個連隊的小惡魔》
工商服務


折原臨也を(ボコったり泣かせたりして)苛め隊
愛他就是要欺負他(才不是)

最新コメント
[07/14 佳]
[03/08 阿音]
[02/19 阿音]
[02/18 至高無上偉大萬能的責編粧衣太太]
[01/30 棗子]
PLURK
ブログ内検索
カウンター
Powered by NINJA BLOG  Designed by PLP
忍者ブログ / [PR]